一氧化碳

一氧化碳,嫌太长可以叫我一氧
脸滚键盘式起名废
本秃头理科生不配成为活跃选手

【泉真】魔王被讨伐次数必须受限

勇者X魔王

【身为魔王的游木真,几个月来一直受到勇者的骚扰,为了停止勇者的STK行为他决定做点什么】

 

#

01

距离这张无人问津的招募启事被贴上公告板的中心位置已经过了三天了。

离濑名泉上一次离开这里才过了几个小时,他就再次慢慢悠悠地晃回了这里。濑名泉的视力不错,大老远他就看见挂在告示板上的那张由他亲手贴上去的招募启事了。

 

招募启事的内容很好懂,大致是由于王国颁发的新政策讨伐魔王需要至少两人一起行动,勇者特此来招募同伴。可惜这届魔王守序善良,上任几年来从没闹出过一点乱子,就这么去讨伐他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再说去往城堡的路又长又艰险,没人想因此送掉性命——所以,三天过去勇者濑名泉依旧是光杆司令。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去见魔王啊。”不知不觉间濑名泉已经走到了公示板前,摸着下巴盯着那张招募启事看了好一会。

不如就一个人偷偷溜出城好了,反正他本来就不需要什么同伴。

濑名泉下定决心,伸出手准备把招募启事揭下来带走。接着濑名泉就觉得自己被一只手向后轻轻拉了一把,他很快反应过来是衣角被扯住了。

 

“请问......”犯人是一个魔法师打扮的少年,金发碧眼和他身上那身价格不菲的魔法师长袍搭配的意外和谐,架在鼻子上的金丝边圆框眼镜显得他整个人都呆呆的,“贴招募启事的人就是你吗?”

少年小心翼翼,左顾右盼见四处无人才鼓起勇气提高音量。

“我想和你一起去讨伐魔王。”

 

濑名泉一瞬间露出了看到颓废生活中的灿烂阳光的表情。

这是天使吧,各种意义上来说。

 

02

“讨伐魔王的注意事项都知道了吗?”濑名泉严肃地望着面前的少年——此时他们已经互相做过自我介绍,正背着必备的行囊准备出发。

 

游木真拼命点头。由于成功凑成了二人的组合,城门守卫只丢给他们一个怀疑的眼神(主要是怀疑讨伐魔王的必要性)便宣布放行。从城门出发走了没两里游木真就停了下来。

 

“在出发之前,我想问一个问题,”当濑名泉询问理由的时候游木真如此回答,他站在原地,手上玩着没有调整好导致过长的背包包带,在濑名泉耐心到达极限的前一秒才开口说出下半句,“濑名先生(直接叫我名字就好,泉打断)为什么要去讨伐魔王?现在的魔王不是对作恶缺乏兴趣吗?”

 

“这个嘛.......”濑名泉那张被勇者事业耽误的脸上挂上了笑容。

终于,终于找到机会讲故事了——关于他第一次被派去讨伐魔王的故事。

 

前往魔王城堡讨伐魔王的理由濑名泉记不太清了,清晰的一段记忆是从濑名泉配着剑走进魔王城堡的大厅,看到圆桌中央放着的一张纸条开始的。

 

【有事找魔王的话就写信交流吧,笔和纸都放在桌子上了。】

看来这个魔王不太喜欢见人。

 

濑名泉难得耐心。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拿着笔思索片刻提笔写了一小段文字。

【要求写信的就是魔王本人对吧?这是什么阿宅习惯啊......】

没想到濑名泉堂堂一位勇者,居然在魔王城堡里写了小半张纸来教训魔王的不良习惯。

“偶尔也要多出来和外人交流啊.......”濑名泉苦口婆心地写下这句话作为结尾。然后他把纸对折两次郑重地放在了指定的位置,眼睁睁看着那张纸消失不见。

“我是有多无聊。”

 

濑名泉正半靠着椅背思考人生,魔王的回信就这么突兀出现了——对折的十分小心,用来回信的纸张右下角不知道为什么印着可爱的吉祥物。

濑名泉几乎是跳起来去拿那封信的,说实话他当时并不明白自己这么激动的理由,总之,信件还是被好好地顺利展开了。

 

【你好!因为我的身份这个城堡难得来人,收到信的时候我真是难以置信。从大厅里的家具给我的情报(他们是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一批,很早就存在了,具体原理我也不知道)来看你一定就是勇者吧。解释起来可能有些复杂,总之身为魔王我不太喜欢外出作恶,读图书馆里的藏书相比外出对我来说有吸引力的多,所以我就把拿来与讨伐者对决的大厅当做信箱使用了(顺带一提你的这封是我收到的第一封)前言就先说到这里,接下来我想提一点问题不知道勇者先生会不会回答呢?......】

 

啰嗦的前言后是魔王不经濑名泉同意列举的一系列问题,其中有些问题只能用傻得可以来形容了。他到底是有怎样的自信觉得濑名泉会一一回答.......

濑名泉真的就耐心地一个个回答了,因为......

这个魔王也太可爱了吧,虽然他现在见到的就只有手上的信件,可是这种从文字间就能流露出来的可爱气息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魔王的某种魔法吗?

 

濑名泉十指交叉审视着自己本能写下的一封长篇回信。说起来可能没人相信,但是真的是魔王先动手的——所以要不要陪魔王玩这个书信游戏呢?既然写了不送出去好像太浪费了,那么就这样......

......

 

几次写信收信的循环后,濑名泉再次望向窗外,来的时候作为向导的太阳已经看不见了。当然,作为一代勇者,在晚上独自一人回到出发城镇的能力濑名泉还是有的,但是不好好利用这次机会就这么回去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喂,现在天已经黑了哦,看在是因为你我才在这待了一天的份上就让我在这里住一会如何?”最好期限是永久。

本该是这样的。

 

魔王的城堡像是有生命般——在濑名泉的眼中,整个魔王城堡大厅都开始扭曲模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回到了魔王堡的大门外,环顾四周身边是再熟悉不过的灌木和阔叶林,好像他从来就没有获得过进去的资格。

 

“这就是说,魔王不留人过夜吗。”濑名泉喃喃自语。

但是他可是勇者啊,怎么会轻易放弃。

 

“我还会再来的。”濑名泉转身面对魔王堡大门宣布道,不知道是要说给谁听。

 

“所以.......”听完濑名泉生动形象充满激情的讲述,游木真瑟瑟发抖,他瞄了濑名泉因为兴奋泛上红晕的脸一眼就别过了头,“这就是泉先生积极讨伐出动讨伐魔王的原因?据我......听说,泉先生一个月内就讨伐了魔王......15次!”

 

“是吧,游君记得真清楚,”濑名泉漫不经心地一边展开地图一边回答,“我应该创下了自初代以来最积极勇者的记录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魔王是这么可爱♪我真是等不急去找他——”

游木真开始为这个王国的未来担忧。

 

03

“毕竟魔王是这么可爱♪我真是等不急去找他了.......”

 

一个月讨伐十五次,写的书信内容也随着次数增加愈发奇怪,对想要当个善良守序宅的魔王来说已经可以构成骚扰了。

忽然被夸赞记忆力好并不能让游木真高兴,他也不是闲的没事要替一个魔王打抱不平,只是因为......他就是魔王本尊啊。

 

明明真是为了停止濑名泉的骚扰行为才出此下策,准备在路上慢慢旁敲侧击感化这个勇者,但当真近距离听到濑名泉声情并茂地描述自己讨伐魔王的全过程后他就迟来地后悔了。

 

“这个计划是不是太大胆了点?”过度紧张导致游木真把自我怀疑直接脱口而出,声音一路横冲直撞直接飘进了走在他前面的濑名泉的耳朵。

 

“游君,你刚刚说什么计划?”

 

这下难办了——游木真愣了愣,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好在上天眷顾,濑名泉自己帮游木真脑补出了后话。

“如果说是直接闯进魔王领域的话,没关系,因为我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要打个你死我活。”

 

“啊啊......好,我知道了。”

游木真点点头,用几个敷衍了事的语气词作答,在濑名泉发现他掉队之前小跑着追了上去。

想要不暴露身份完成计划很困难,而且很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必须抓紧时间。

 

04

他们在去魔王堡的路上迷路了,原因是濑名泉在一个路口拐错了方向。游木真当时是想制止的,可是转念一想——这不就暴露身份了吗?于是绕了几圈就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这下惨了。就算是身为魔王的游木真也记不住整个森林的地图,前后左右都是千篇一律的树和树,游木真强忍着心中的恐慌,深呼吸再深呼吸。

太丢人了,早知道他就好好学习向导魔法了(魔王的魔法都是从图书馆巨大的藏书里挑自己喜欢的学的),魔王居然和勇者一起死在一个森林里(说不定还是相拥着被发现的)游木真已经绝望到看见后世对他们糟糕的评价了。

 

说到濑名泉。游木真强行关停脑内小剧场——为什么在如此险情下濑名泉还一脸轻松啊!是装出来的吗?还是他有隐藏的底牌?

 

濑名泉停下了脚步,吓得游木真以为他有什么类似读心的能力。还好濑名泉只是沉默着转向了他的左侧,眼神仿佛要杀死他正对着的那棵无辜的树......上刻的X

“这个地方我们来过了。”

 

天色已晚,想在这种情况下穿过森林找到通往魔王堡的路几乎是不可能的。濑名泉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找了一块干净平坦的地方招呼游木真过去。

“那,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

 

见濑名泉认真地支起了简易帐篷,游木真也不好意思空手站着,于是自告奋勇提出去点燃篝火。在附近搜索一圈,没一会真就找到了不少枯枝。

他抱着枯枝回到空地,正好撞见濑名泉把最后一个木桩固定好。看来正是时候——为自己卡的时间点感到十分满意的真忙小跑过去,用法杖把堆成三角的枯枝堆点燃。

 

游木真的身边坐着濑名泉。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来了,现在,这个无事可做的现在,不就是达成目的的最好机会吗?

游木真组织语言,决定趁次机会劝勇者回头是岸。

 

“说起来,我还没问游君和我一起去讨伐魔王的理由吧?”

可恶,被先发制人了。

 

“嗯,嗯......这个嘛,因为我是刚毕业的魔法师嘛......想出来大展拳脚的时候碰巧看到了泉先生的招募启事,讨伐魔王获得的报酬不是很高吗?”报酬很高——至少前几代魔王还在的时候是这样的,现在估计早变成古代传说了。

 

“刚毕业的魔法师?”濑名泉轻笑一声,“完全~看不出来啊。”

 

我的魔法用起来肯定不止刚毕业的魔法师水平......大概。

游木真哼哼几声,挠了挠头发。

“这是当然啊,因为我现在还没能帮上什么忙嘛,真是抱歉......”

 

“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游君的脸,看起来比魔法学校的正规毕业年纪小很多,”濑名泉顿了顿,随后又感叹,“真是可爱啊。”

 

“有吗?”游木真显然没听见后半句话。

 

濑名泉分外认真地点点头。

“而且,这次旅行有游君陪着真是太好了——我是这么觉得的。”

 

这家伙......真的是勇者吗,为什么忽然这样说话。

 

游木真忘了自己本来想说什么了。这一晚的夜谈会也就终结在了这里。

篝火把游木真的脸照得亮亮的,不知道有没有藏住他通红的脸。

 

05

游木真只能把濑名泉昨天的失常归为光照的影响了。太阳刚出来他们就再次踏上了旅程,和昨天不同的是,这次只用了不到半小时濑名泉就找到了出去的路,和昨天简直是天壤之别。

说不定他是故意的。游木真腹诽着。真正计划还没开始,离回到家还有一大段路程,现在看来他还被耍了,无论他心多大都不会开心的。

 

“到了。”

不知不觉间游木真竟在脑内碎碎念了一路,濑名泉一句提醒惊得他抬起头,不远处魔王的城堡存在感极强。

 

城堡的大门一向不锁。濑名泉和他造访的前几十次一样轻而易举地推开了大门,穿过花园进入了城堡大厅中。

出乎意料的是,圆桌上不见濑名泉提到的纸笔和提示写信的纸条。

 

【魔王不在家,请回吧。】

 

濑名泉上前几步拿起纸条沉默了。

 

游木真很快意识到这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安慰勇者一下再劝说几句就跑路,说不定他们还能成为游木真想象中的朋友关系。

“泉先生......魔王可能是真的有急事要处理吧,并不是要驱赶你的意思呦,而且......”

 

——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讨伐那么多次魔王吧?就算是魔王也会觉得被骚扰了。

 

游木真远远看着濑名泉的背影。那个人放下了纸条,改为用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

“如果游君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却一直不肯出来见你,你会怎么办?”

这个话题似乎很遥远,两个人却都不约而同地清楚它指的是什么。

 

“我来讨伐魔王并不是想骚扰他,是希望魔王能知道我喜欢他,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游君♪或者说,魔王?”

濑名泉不慌不忙地说了下去。游木真的耳边只剩下了“魔王”这个词的余音。

06

魔王太低估濑名泉了。

 

年轻的魔法师拉住濑名泉衣角,问出“你就是贴招募启事的人吗?”的时候濑名泉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可没有在招募启事上贴委托人照片的习惯。明白可疑魔法师的身份就是魔王也是早晚的事。

况且,光是说话就能让濑名泉的心跳个不停的人除了那位魔王就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

只有这种可爱的感觉......不可能被模仿。

 

濑名泉在路上假装迷路,在闲暇时分把心意托盘而出,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很烦人——至于为什么非要等到游木真暴露出真实目的他才揭穿一切,这只能说是他的个人兴趣。

 

“不要那样看着我啊游君,我可是取得勇者资格的人,这点观察能力还是要有的吧?”

 

游木真抿了抿唇。

计划完全失败了,早知道就认认真真写计划书了,现在用遗忘魔法还来得及吗?

反正也会被躲开吧。游木真责备了莽撞出门的自己一百遍,这下可如何是好,真身暴露了问题还没解决,自己居然还很想接受面前这位勇者的真情告白。

“你喜欢魔王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但是!讨伐魔王的次数还是得减少!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就......”魔王也是要面子的,不能就这么算了。

 

“就怎么样?”濑名泉笑了,看起来相当期待。

 

“我就......每次陪着泉先生来讨伐自己,如果不答应的话泉先生就会陷入没人组队出不了城的困境中对吧。”

 

看他还自以为抓住了把柄而高兴呢。到底是谁给谁挖了坑呀。

“好啊,成交。”濑名泉一口答应,大有生怕魔王反悔的意思。

 

游木真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仔细算算,讨伐魔王一次要用的时间可比勇者在魔王堡待一次的时间要多多了。

 

-----------------------------------------------------------------------------

还是乖乖去申诉吧魔王大人x自己一个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我觉得我写的泉哥越来越不像好人了......真希望等我去填那个RPG论坛体的时候还能摸到好人泉哥的感觉


评论(8)

热度(141)